[小说美文] 【龙剑同人】 血神教传说 (完结)

声明: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绝对是外星人阴谋!!!


第一章  血神教

乾元城,不,如今应该叫鬼蜮废墟。曾经传承了皇族人数千年文明的乾元城,最终没有逃过幽冥宗的毁灭,终于沦为了鬼蜮废墟。
乾元城下,本应是百姓安居乐意的城市,现如今,却变成了尸横遍野的不毛之地。
一片断壁残垣之中,一个破旧的屋子里,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娘,肚肚饿……”
“狗子乖,等到天黑了娘就出去给你找东西吃,先忍一忍,小心被那些坏人抓去杀掉。”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
“娘,可是三天了,你都没有找到吃的,狗子好饿。”
“今天娘一定给你找……“女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那女子迅速低声道:”不要说话,有人来了。“

脚步声从巷口渐渐清晰,两个戎装打扮的男子出现在巷口。
”教主,都已经七天了,活下来的人基本上都已经被安置好了,教主怎么还在寻找幸存者?都七天了,就算是没被幽冥宗的傀儡师杀掉也该饿死了。“一个侍卫打扮的男人向为首的教主抱怨着。
”不是我不放心你们,是不放心我自己。“被称为教主的那个男人一边四下打量着一边说:”如果不让我亲自巡视完这每一条街,我总归是放心不下。“
一行人离那女人的破屋越来越近,破屋里,女人一只手捂着孩子的嘴,不让他出声,一只手紧紧的把孩子抱在怀里,贴着墙角瑟瑟发抖。
”教主,你看。“破屋门口,教主顺着侍卫指着的方向看去,似乎是一个人贴着墙角,却没注意从露出了一片肮脏的衣角。
”这位大姐。“
男子的声音不大,但是那女子听起来却不亚于一声炸雷。
那女子抱着孩子跪在两人面前:”两位大老爷,我家狗子还小,求你们放过他吧,两位老爷要杀就只杀我一个好了,求你们放过我们家狗子,大恩大德小女子来生必定报答。”那女子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磕头,额头咚咚的砸在地面上,几下就染红了地面。
“大姐,我们不是幽冥宗的爪牙,你别怕,快起来“那侍卫说着就要去把女子扶起来。
”你们不许杀我娘!“狗子从那女子的怀里挣脱出来,狠狠的一口咬在侍卫的手臂上。
”哎,唉哟…… 你给我松开!“那侍卫在狗子的风池穴上点了一下,那孩子立刻晕了过去。
”狗子……狗子…… !!“那女子瞬间变成了暴怒的母狮,劈头盖脸向那侍卫打来,却见那侍卫如鬼魅一样闪到女子身后,出手如电,也点晕了这女子。
“狗……狗子……”女子眼前一黑,喃呢了一句,就再也没有意识。

眼前昏暗了不只多久,终于有了一丝意识——狗子!紧接着,女子瞬间蹦了起来,——“狗子!”眼前是一个整洁的房间,刚才自己躺在床上,可是——“狗子!狗子你在哪!狗子你出来,不要吓娘!”女子像是发了神经一样低语着,踉踉跄跄的推开屋子的门,却见狗子蹲在一棵树下面,认真的在摆弄什么。
“狗子!”女子像是放下心来,叫了一声。
狗子回过头,开心的笑了:”娘,你醒了!”狗子开心的跑向自己的娘亲,母子二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女子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她把喃喃自语着,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孩子,像是抱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娘,你弄疼我了。”狗子小声说。
”娘……娘是太高兴了。“女子松开狗子,一只手擦着眼泪,一只手抓着狗子的手,似乎一松开,狗子就不见了踪影一般。她看着狗子,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
”娘,兰儿姐姐要我看见娘醒了就去叫她。“狗子说。
”兰儿姐姐?“女子才想起来身处何地,看着这陌生的院落,”狗子,你先告诉娘,咱们这是在哪儿?“
”咱们在血神宗,是教主伯伯和侍卫叔叔救了娘和我,还有兰儿姐姐,兰儿姐姐给娘喝了药,娘才醒了。兰儿姐姐还给狗子吃的,对狗子可好了。”狗子说。

“狗子,狗子~~~”院子外面,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远远传了进来。
“娘,是兰儿姐姐,我出去看看。”
“小心点,别摔着!”狗子娘喊了一声,倒也跟着迎了出去。狗子正跟在一个挎着食盒的,紫衣婢女打扮的女子在院子门口说话,那紫衣女子见狗子娘迎了出来,“姐姐你醒了?刚才狗子还跟我说呢,正好我给狗子带来了一点 吃的,姐姐也一起吃吧。”
“姑娘就是兰儿吧?”狗子娘见兰儿点头,说着就要跪下”兰儿姑娘救命大恩,我们母子永世难忘。“
”姐姐别忙谢,不是兰儿救的你们,是我们教主大人,兰儿就是个小丫鬟,教主吩咐什么,我们做丫鬟的当然要做,要谢也要谢我们教主啊。“兰儿赶忙扶住狗子娘。”姐姐之前是劳累过度,休息一下就没问题了,不如先吃饭吧?”
“那,那要不我们先去见你们教主,不谢谢他,我这心里不安稳。”狗子娘迟疑道。
“没关系,你们先去吃东西,我去跟教主说。教主吩咐过你醒了就让我去叫他的。”兰儿见狗子娘还在迟疑,把食盒递给狗子,安慰道“姐姐就放心吧,我们教主人很好的,没那么多规矩,而且你身子还是那么弱,先吃点东西,要是你再昏倒了,狗子怎么办?”
“那……那好吧。"狗子娘目送兰儿出了院子,回屋跟狗子先吃了些东西。


血神宗,教主书房。
”教主,兰儿姑娘刚才来报,说狗子的娘已经醒了。“侍卫站在屋外通报道。
”嗯,好,让他们来见我。“教主想了想又说,”算了,还是我亲自过去。“


第二章 纳兰折雪

”干爹干爹~兰儿姐姐说你今天要教我武功,是不是?“狗子开开心心的推开书房们,冲着教主问。”除了教你武功,还有一件事。“教主放下手中的书,看着狗子笑着说。
”什么事?“狗子跑到教主跟前,好奇的歪着脑袋问。
”当然是给你起个名字。“教主说。”你都八岁了,总不能一天到晚狗子狗子的叫,狗子,你亲爹姓什么?“
”娘说,狗子的亲爹姓纳兰,曾经是皇族的大将军呢!”狗子献宝似的说。
“那,干爹给你取名字,就叫,纳兰……折雪!”教主想了想,抚掌笑道。
“纳兰折雪?”狗子拍拍手,“这个名字真好听,干爹,折雪是什么意思?”狗子问。
“折雪,取得是白发如雪折三千的意思。”教主的大手摸了摸狗子的脑袋,“干爹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你娘为了你操劳出来的三千白发。”
转眼七年过去了,曾经的狗子, 已经是血神教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名震江湖的折雪公子,然而他的另一重身份,却是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嗜血魔王。
雨夜的卧云村山洞,数十个萌族少年的尸体冰冷冷的躺在地上,那尸体苍白的吓人,没有一丝血色。
“兰儿,又要辛苦你了。“纳兰折雪全身赤裸的泡在一个满是鲜血的大桶里,对不远处守护着的兰儿说了一句,然后开始闭目运功。
兰儿咬了咬嘴唇,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咽了下去,兰儿挥了挥手,蓝色的火焰一闪而过,那些个少年的尸体,在火焰下化成飞灰。
几刻钟过后,慢慢一桶鲜血中的血红色都不见了,一眼望去,只觉得那是一桶清澈透明的泉水。

”折雪公子,要不……不要再练血神大法了吧。“兰儿伺候着折雪穿好衣服,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

”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劝我。“纳兰折雪叹了口气。

”折雪公子,以后不要再杀人了吧。“兰儿低下头,轻轻说。“他们……都是无辜的人。”

”为什么不?“折雪的瞳仁闪过一丝血芒。"每一个死在我手上的人,哪一个不是贪食、淫乱、贪婪、暴躁、懒惰、自负、傲慢之徒?这七宗罪,就是人类的原罪,为了不让乾元城的悲剧再次重演,我誓要杀尽这天下恶人。以杀止杀!”
“原来是你们这群魔头!血神教的杂种!”一道剑气伴随着怒吼眨眼间就冲到了纳兰折雪面前。

但见人影闪过,一个萌族的少年被纳兰折雪卡着喉咙举了起来。

“哟,这不是大统领萧逸么。”折雪眯着眼睛笑着,看着在这几手中不断踢腿挣扎的少年。

”你这个血神教的杂种,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萧逸脸涨的通红,几乎昏阙过去,可是依然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
”放心,我不会让你变鬼的……最多~变成一个白痴?“纳兰折雪另一只手运起真气,拍向萧逸的脑袋。
"原来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折雪公子,就是嗜血魔王。”淡然的声音随着一个白衣身影出现而飘来,明明是很轻的几句话,却好像拥有不容抗拒的威力,纳兰折雪的手顶在萧逸的额头上,却再无法轰下去。
“聂远山!你们灵台寺也要搀和一脚是不是。”纳兰折雪瞬间暴怒起来,两只漆黑的眸子像是瞬间被点燃一样,瞬间化作血红色。“给我死来!”
铺天盖地的红光瞬间透体而出,本来停滞的那一掌狠狠得劈在萧逸的头上,顷刻间,萧逸的脑袋好像被丢在地上的西瓜一样,瞬间四分五裂。
“聂远山,你以为你能阻止的了我么!”纳兰折雪丢掉手中无头的尸体,冷笑着看着聂远山。
”何必呢。“聂远山面色不忍的看着萧逸的尸体。”纳兰折雪,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少废话。"纳兰折雪冷笑着:“你既然知晓我的秘密,总该知道我会杀你灭口,不必像你师傅那些老秃驴一样满口假仁假义了。”之间纳兰折雪身上气势越来越盛,血红色溢出瞳仁,填满了纳兰折雪的双眼。”来领死吧,聂远山。“
聂远山从来没想过,原来江湖上远山公子与折雪公子实力不相上下的传言根本就是一个笑话,甚至他连逃走都这么狼狈——甚至已经不久于人世。

已经是一个月过去了,可是聂远山伤口缺从来没有半分愈合的症状,甚至在无时无刻躲避纳兰折雪追杀的路上,他不止一次感觉的到,残留在他体内的魔功已经要攻破自己千疮百孔的内力。

楼兰谷,千转百折的楼兰谷中,聂远山终于可以不再过着这种逃亡的生活。

”好不甘心……还没来得及……告诉师傅……“聂远山筋疲力尽的躺在红色的花丛中,凝望着天空,耗尽了最后一丝生命力。


第三章 乔乔

每一个人都没有想到,原来嗜血魔头就是名震江湖的折雪公子,而等众人知晓的时候,嗜血魔头魔功已经大成,甚至七圣联手也只能暂时抵挡血神宗的攻势。
正派人士越来越少,而每一次战役,战死的人都会被嗜血魔头凝练成血尸,让血神宗的实力不断扩张
战役的形势越来越一边倒,为了不让血神教的实力再次扩张,正道甚至已经开始销毁每一具能找到的尸体。
木叶村。
这里是到最后一片净土——天外天的唯一屏障了。
无数士兵倒在这里,然后被火化下葬。无数伤兵在重复着一样的命运——等死,然后去火化。
是的,药品和粮食已经大量紧缺,曾经一副药就可以治好的伤寒,都可以去夺走一个人的性命。

”求求你们,救救我母亲吧,她只是感冒,只要一枚冬葵果就可以活命。“一个少女扑跪在药店门口苦苦哀求着。
”姑娘,我们店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药材已经送到前线了。“胖掌柜一脸和气的说着。
“胖掌柜,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母亲."少女跪着爬到胖掌柜,抱着胖掌柜的腿哀求着,泪水冲掉了少女脸上的泥土,露出几分诱人的白皙。胖掌柜看着少女梨花带雨的样子,心中一动……
惨遭凌辱的少女终于回到了自己那个破旧的家,可是已经太久了。木叶村已经被攻破了,胖掌柜终于不再考虑怎么才能从少女身上得到更多变态的快感,而是急匆匆的带着自己的家产细软逃命。
他终于放过她了,放她走之前,胖掌柜当然没有忘记给她一枚冬葵果——胖掌柜说,这些是说好的,他当然不会食言。
可是……母亲的尸体早就已经是冰冷冷的了。

恨!她恨!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力量去保护自己的亲人,她恨这正道四派为什么守不住自己治下的人民,她恨那人面兽心的胖掌柜,她恨每一个活着的人!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眸子被仇恨烧成了血红的颜色,她想杀人! 杀每一个人! 
她不知道杀了多少血尸,甚至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血尸大军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杀到了那个让正道七圣都闻风丧胆的嗜血魔头面前。
她片体鳞伤,却依然是不停的挥舞自己的双手,不管是用血肉模糊的指甲去抓,还有用伤痕累累的腿去踢,甚至用牙咬,用头撞,她攻击着每一个自己能看到的目标,甚至对着那个魔头狠狠的扇出一巴掌——”啪……“
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魔头的脸上。
她像是被惊醒了一样,愣住了。他也愣住了。甚至连血神宗的护卫们也愣住了——宗主居然会被这样一个女人打到耳光?
纳兰折雪好像没感觉一样,只是盯着她的那双眸子。血红色的眸子
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
好像在娘亲死后,自己从镜子里面看到的自己的眸子,好像是干爹死在自己刀下,不甘的看着自己的眸子,又好像是……兰儿。

就是兰儿。在兰儿眼里看到的,自己的那双眸子!
记得那天,自己是嗜血魔头的消息终于被一些人知道,而那时,血神大法修炼到紧要关头,自己丝毫不能行动的时候,终究是有正道的人找上门来要除魔卫道。
是兰儿。
自己曾经叫她姐姐的那个女子。
看着自己长大的那个女子。
自己曾经发誓要娶她的那个女子。
因为比自己大太多,始终不愿意嫁给自己的那个女子。
为了他,为了帮他挡住那些正派的人……

”折雪……“
”狗子……“
”来生……姐姐一定嫁给你……“

血神宗的攻势忽然就停下了,那么让人不可思议,就好像奔腾的洪水忽然止步于前一样。每一个正派的弟子,卫道的战士都紧握着自己手中的武器,紧张的看着木叶村脆弱防线外的血神宗大军。
血神宗,还是那个小院,纳兰折雪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呆呆的看着院门,似乎不久就会有一个紫衣的女子,提着食盒,开心的招呼自己——狗子,吃饭了……
似乎母亲就会从院门进来,给自己带回自己喜欢吃的糖葫芦……
“吱嘎——”身后的屋门被人推开了,少女脸色苍白,双眸却依然充满血色。
“你醒了。”纳兰折雪站起来。
“给我力量。”少女说。
“为什么?”纳兰折雪问。
“给我力量,让我杀光这些自称正道的衣冠禽兽!”少女血色的眸子中似乎燃起了愤怒的火焰。
”好,你叫什么?“嗜血魔头的嘴角微微上扬。
”乔乔。“

第四章 天外天

血神宗大军再次进攻了,然而主帅却换成了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煞气的女人。
杀戮,无尽的杀戮。
是的,每一个侥幸活下来的人都不会忘记那双嗜血的眸子,忘不掉那女人身上杀戮的气息,甚至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丧生在这个女人手里。
血神宗的士气在这个女人的带领下不断上升,而正道的联军士气却是一次跌过一次。
血神宗的军队势如破竹的杀到天外天,被挡在天元殿前的天梯前。
金色的莲台之光笼罩着天外天,却是合正道七圣之力,由灵台寺天蒙禅师激发的莲台结界。

灵台结界是维系着天蒙禅师一生修为的结界,只有比禅师毕生修为还高的攻击,才能对结界造成伤害。
似乎血神宗和正派的战争画上了句号了。
似乎隔着这一层薄薄的膜,就不会再有污染和杀戮。
萌族的可以沟通植物,催生庄稼,皇族则可以轮流帮助天蒙禅师,把自己身内力输送给天蒙禅师,可以让天蒙禅师休息一阵,而炎族,甚至可以以龙魂炮无视结界的特性,攻击结界外面的血尸。
结界内,一片净土,结界外,血尸不断被击杀。
很多人似乎即将看到充满曙光的那天,看到血神宗大军覆灭的希望。
可是……是这样么?
天蒙禅师担忧的望着这张薄薄的结界。
”天蒙,最近的神色不好,是不是病了?“宝相夫人的到访终究是让天蒙禅师稍微心安了一些。
”咱们这些老妖怪,哪里那么容易生病。“天盟摆了摆手,叹了口气。”昨晚坐禅的时候,总觉得心神不宁,可能是佛祖给我的提示。“天蒙禅师担忧的说,”我总觉得近日我会有一劫,所以有件事需要你们帮忙。“
天盟禅师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楠木匣。
”这是?“宝相夫人好奇的看着这个匣子。
”这个是灵台寺的至宝,佛手骨,等下我会用它代替我成为整个结界的阵眼,以后就算是我死了或者是有其他不测,只要由四派弟子轮流向阵眼输送法力,就可以维持莲台结界不破。“天蒙禅师说。

“是的,所以我现在已经不是灵台寺的方丈,甚至不算灵台弟子。”天蒙禅师苍老的脸苦笑着。“不过为了这唯一的净土,为了这三族四派的苍生,就是要了我这条老命又如何呢?”
“那……那好吧……”宝相夫人咬了咬嘴唇。“我去联系其他五圣。
阵眼转移结束,已经是午夜时分,真气耗尽的天蒙禅师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自己的禅房。
”呯……“
一声枪响,天蒙禅师捂着自己的肩头跌坐在地上,鲜血顺着天蒙禅师的指缝不注的外流。
”皇族……你居然是皇族人!“天蒙禅师看着从阴暗中走出来的白衣男子惊叫道。
”当然是皇族人,老头,为了杀你,我可是连最后的底牌都亮出来了。“纳兰折雪邪邪的笑着,手中的雷神铳(chong)铳口对准了天蒙禅师的额头。”想不到吧,阻挡血魔气却不阻挡三族人的结界就是你们最大的漏洞。现在,你们面临的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死在我手上,一个是死在外面的血尸手上。“
”难道真的是天意。“天蒙禅师闭上自己的双眼,脸上满是绝望。”南无阿弥陀佛……“
纳兰折雪嘴角上扬着,一点一点扣下扳机——刹那间,异变突生!!


第五章  折雪之死

随着天蒙禅师的一声佛号喊出,一片金光笼罩了天蒙禅师全身,六个身影依次现身。
”七圣?“纳兰折雪看清六个身影,毫不迟疑的扣下手中雷神铳,同时接着雷神铳的后坐力迅速后退(灵台寺的应该知道这个是哪个技能吧? 嘻嘻……)
魂器的子弹没有打穿天蒙禅师的护体金光,落在地上,”叮——“的一声。
七圣站在一起,纳兰折雪对峙着。
”呵,你们以为这样就留得下我么?“纳兰折雪收回雷神铳,从腰间抽出两把金色的匕首,血色随着嘴角的上扬,再次冲满了整个眸子,血色的魔气瞬间从纳兰折雪身上透气而出,好像滔天的魔火。
”不可能!”七圣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你不是把你的魔功传给了那个魔女么!”宝相夫人像是不敢相信一般,这样磅礴的魔气,哪里是传过功的样子。
“原来七圣也这么无知。”纳兰折雪忽然仰天大笑,“难道你们不知道,世界上最强的力量就是仇恨么!你们这群眼拙的老不死,看好了,她身上的是仇恨的力量——喔,不。”纳兰折雪忽然轻下声音,“你们再也看不到了。”
“斩业!”
“大日七曜!”
随着纳兰折雪一声轻喝,一个声音却像鬼魅一样在纳兰折雪脑后响起。
纳兰折雪之感觉身后一疼,紧接着,他感觉到一把尖锐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后心。
纳兰折雪费力的回头,紧接着,那双眼睛充满了惊愕——“乔……乔乔……为什么……”
”因为,我帮她报了仇。“蓝衣人像是一阵风一样出现了,戴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表情,鬼魅一样的速度,似慢实快,眨眼就站到了纳兰折雪面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冥神宗的叶霜天,算起来,我们一直是仇人,纳兰折雪。”
“仇人……?”纳兰折雪嘴角溢出鲜血,可是依然倔强的站直了身子,“跟我有仇的人,除了这七个,早就死光了。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死光了?不,是因为你还每次,所以我是你的仇人。”叶霜天的嗓音好像是锯子在伐树一样刺耳。“我的仇人是这个世界上所有正统的皇族人,而你,是最后一个。”
纳兰折雪的喘息越来越粗重,满口的鲜血溢出,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愤怒的瞪着叶霜天。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叶霜天说。“没错,20年前,乾元城全城上下十二万一千三百七十七口,都是我杀的,只是你那老娘运气太好,居然没被我发现,而你们,还被你干爹那个老家伙救了。我费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一个机会,不但能杀了你,还能恢复我幽冥宗实力的一个大好机会,想不到吧?我会和正道七圣联手,除掉你。”叶霜天抱住纳兰折雪,好像抱温柔的抱着自己回家的孩子。
“睡吧,纳兰折雪。感谢你给我带来这一切,我一定报答给你一份,让你满意的——”纳兰折雪后心的匕首被叶霜天狠狠的抽了出来,鲜血四溅,“——葬礼。”

第六章  尾声

血神宗军阵。
叶霜天带着五花大绑的胖掌柜找到乔乔。
“听说你一直想攻破天外天,就是为了杀了这个人。现在,人我带来了,交给你可以,但是你要帮我一个忙。”叶霜天说。
“什么?“
”跟我一起潜入天外天,杀了纳兰折雪,这个人,我交给你,任你处置。我还可以让你当我们幽冥宗的圣女,用我们幽冥宗的秘术,跟你母亲的亡魂沟通。“
乔乔血红色的眸子凝视着叶霜天,良久。”好,我答应你。“


血神宗书房。
“干爹,你真的好狠心,我从来没想过你让我修炼血神大法是为了让我当你的血饵,为了你成就神功。干爹,你真的好狠心,我一直以为你把我当做你的亲儿子。干爹,下辈子,我不要名震江湖,不要扬善除恶,你不要当血神教主,我当你的亲儿子,好不好。”刀子握在纳兰折雪手上,插在血神教主胸口。“干爹, 我不想死,所以求你,你去死好不好!”泪水浸湿了少年的双眼,飞溅出来的鲜血掩饰不住少年脸上的悲伤和恐惧。
老教主忍住痛,伸出自己的手,想摸摸自己义子的脸庞,却换来自己义子更大的疯狂。
“不……你别过来!我不要死!不要死!”匕首一下又一下的拔出又刺下,那手终于在碰到他的脸庞之前,无力的落了下去

卧云村山洞
“少爷,老爷说,在你冲关血神大法第九重的时候一定要他护法的,为什么你一定要自己冲关呢?很危险的。”兰儿说。“不行,我要告诉教主去。”
“兰儿!”纳兰折雪把兰儿紧紧抱在怀里。“你听我说,干爹要我在他保护下冲关,就是为了他自己练血神大法,要知道,血神大法突破第十重的时候就只能通过吞噬别人的功力来冲关,干爹他要我练血神大法,就是要在我冲关的时候杀了我,用我的血来冲关!”
“不会的……教主他……”兰儿面色惨白,不敢相信。
“兰儿,这些都是我亲眼看到的,你一定要帮我,等到我练成了第九重血神大法,就跟干爹一样,那个时候,我们就不再怕他了,好不好。兰儿,兰儿姐姐,你一定要帮我。”纳兰折雪握住兰儿的手——他的手在颤抖,而她的手,也在颤抖。
兰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甚至咬出鲜血。
”好……我帮你。“兰儿抱着纳兰折雪,忽然放声大哭
血神宗书房,叶霜天,老教主。

”叶霜天,你一次又一次的给我看这个所谓的血神大法残篇!你到底是何居心!“
”老教主,这个也是一举两得的事,你看,你杀了纳兰折雪,可以用这残篇突破血神大法的40岁后不能突破第九重的限制,练成第十重,从此神功盖世,而我,也杀尽了皇族最后一个人,一举两得,为什么不呢?“
”叶霜天,我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在曾经并肩对抗七圣的份上,我现在就杀了你!我再说一遍!纳兰折雪就是我亲儿子,我绝对不会动他一根寒毛!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他一根寒毛!“
”既然如此,哼!告辞。“

数日后,叶霜天用计骗老教主老教主外出,同时在纳兰折雪回来的时候,让血神宗内奸把血神大法残篇摆在书房的书桌上



后记: 血神教最终沦为了江湖上人人喊打的邪魔外道,而正道终于得以苟延残喘,数千年后,才慢慢恢复了气势。
幽冥宗偏安一隅,依然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但有人得罪幽冥宗,便以雷霆之势灭其全族全宗,睚眦必报,却也是没人再敢招惹。
人们渐渐淡忘了曾经有一个嗜血魔头,差点杀尽了世上生灵,独霸天下。
而这一段尘封的历史,再也没人知道他的真相,再也没人知道其中的是非曲折。



                                      全文完



岁月是把杀猪刀, 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题记。

抢占杀花 申精~~~~~~

TOP

= = 为啥到现在都木有人给个评论什么的

TOP

除了贰雪之外的杀花  扇子酱 快来扑我



龙剑官方论坛欢迎您!



TOP

原帖由 小贰 于 2012-6-12 20:17 发表
9" /> 除了贰雪之外的杀花  扇子酱 快来扑我9" />

小贰- - 你 ……………… 你你你…… 你真的…… 灰常的……

TOP

原帖由 纳兰折雪 于 2012-6-12 20:58 发表

小贰- - 你 ……………… 你你你…… 你真的…… 灰常的……


贰雪你终于要忍不住夸了我素不素~



龙剑官方论坛欢迎您!



TOP

原帖由 小贰 于 2012-6-12 21:02 发表


贰雪你终于要忍不住夸了我素不素~

嗯 你真的灰常的2 。。  

TOP

你写的。。。。哥没看完   真的是累。。。。

TOP

没办法咯

TOP

楼主是猪楼主是猪楼主是猪 不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TOP